墨西哥成美国企业新宠但可能还当不了世界工厂

  随着美国企业重新评估依赖“中国制造”的风险,以及美国政府积极推行“近岸外包”和“友岸外包”,有一个国家开始变得尤为受欢迎:墨西哥。

  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导致跨太平洋产品运输成本飙升,港口被停泊的货轮堵塞,美国企业家们意识到,仅靠一个遥远国家提供重要货物可能存在巨大风险。

  与此同时,中美关系变得更加微妙,也使过去数十年间“中国制造”将带来经济效益这一信念受到了挑战。

  在这一背景下,与美国仅“一墙之隔”、劳动力价格低廉的墨西哥成了美国企业的青睐对象。

  美国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前10个月,墨西哥向美国出口了价值3820亿美元的商品,比2021年同期增长了逾20%。自2019年以来,美国从墨西哥进口商品增长超过25%。

  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一项分析,2021年美国投资者在墨西哥用于收购企业和融资项目的资金超过了对中国的投入。另据联合国估计,自特朗普时期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两国间大约270亿美元的贸易损失被墨西哥“收入囊中”,后者也成为受益最大的国家。

  其中,食品、基本金属、采矿、制药和汽车行业成为海外在墨西哥投资最多的行业。尤其汽车行业,已经成为北美将其供应链与东方脱钩并在当地建立供应链的重要战略组成部分。

  比如,福特已在其位于墨西哥的新全球技术和商业中心投资2.6亿美元。大众汽车计划在2022年至2025年期间,在其位于墨西哥普埃布拉州中部的工厂投资7.635亿美元,新建一个油漆工厂,并生产一款新的汽油动力汽车。

  德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大陆集团去年10月也表示,将投资约2.1亿欧元在墨西哥开设一家新的汽车电子工厂。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据报道计划在墨西哥北部的工业中心蒙特雷建立超级工厂。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去年11月时称,墨西哥正站在一个“一生难求的”机遇前,全球供应链危机、美墨加自贸协定(USMCA),以及中美“脱钩”将在未来十年为墨西哥创造“最佳增长机会”。

  数据显示,2020年生效的新版美墨加自贸协议正在发挥作用。2016年在贸易协定谈判开始之前,美国从墨西哥的进口额为2935亿美元。2021年这一进口额达到了3846亿美元,增幅为31%,排名靠前的进口商品包括机械和机械设备(36.7%)、运输设备(24.8%)和农产品(10.1%)。

  埃森哲董事总经理兼拉美供应链负责人巴雷罗斯(Flávio Barreiros)指出,在墨西哥投资有一个好处,无论是原材料、半成品还是成品,北美制造商都有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跨境合作的历史。墨西哥将代表一个关键的增长领域,特别是在汽车和食品制造业。

  与此同时,由于新冠疫情以及中国的防疫政策,导致运输成本被推升至历史新高。大量货物被积压在集装箱中,空运几乎不存在。面对高昂的成本和极端的交货时间,对近岸外包的诉求急剧增长,近岸外包供应链可将物流和地缘政治的风险降至最低。

  墨西哥可以通过陆路运输在几天内将货物送达到美国任何地方,成本和交付都具有较高的确定性,这有助于简化供应链、减少营运资金并提高成本的可预测性。

  此外,中美关系也是美国企业主们考虑的因素之一。特朗普政府对数千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拜登延续了这一政策,甚至加大力度,试图阻止中国接触一些关键技术。另外,俄乌冲突等因素似乎加剧了世界正在分裂为敌友阵营的印象。

  在近岸外包的整体趋势下,中国制造商也越来越多地关注墨西哥,并希望借此进入美国这个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据墨西哥经济秘书处的数据,2016年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前,中国对墨西哥的投资为1.54亿美元,一年后这一数据增至2.71亿美元,当时特朗普威胁要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到2021年,中国对墨投资额升4.925亿美元。

  以美墨边境的新莱昂州为例,墨西哥经济部的数据显示,自2021年10月以来,已有近70亿美元的外国投资涌入该州,使其吸收外资的规模仅次于首都墨西哥城。2021年中国企业占新莱昂州外国投资的30%,仅次于美国的47%。

  这些中国企业通过在北美贸易集团内部建立业务的方式,向美国人提供从电子产品到服装再到家具等商品。

  显然,墨西哥因其地理位置而拥有重要的战略作用,但贸易专家指出,如果仅仅是为了削减成本,搬迁至墨西哥并非上上之选,使用近岸外包策略更多是关于创造供应链的弹性和灵活性,人们更愿意考虑将墨西哥和中美洲视为替代方案,而不是完全依赖中国。

  随着越来越多企业在这个国家开设工厂,是否意味着墨西哥很快就会对中国的地位构成威胁呢?贸易专家表示,由于对地缘政治调整等不稳定风险的认识,向墨西哥的转移代表了全球制造业产能的边际重新分配,但未来数年中国仍将是制造业的核心一环。

  一方面,考虑到墨西哥政府并不像中国或越南那样对外国企业友好,该国总统奥夫拉多尔也不重视包括港口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各种暴力犯罪等社会不稳定因素,墨西哥本身就可能成为阻碍其发挥其潜力以替代中国的最大障碍。

  另一方面,随着全球供应链恢复常态,中国重新开放防疫政策,航运价格在过去一年内急剧下降,墨西哥的吸引力也将减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