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超决赛现场纪实:17元的门票38岁的传奇以及似火激情

  ATK莫亨巴甘队的球迷戴夫说:“这就像在一场比赛中赢得两座奖杯。”他的主队刚刚点球大战击败了班加罗尔队,赢得了队史第一座印度超级联赛冠军。

  为什么说两座冠军奖杯呢?ATK莫亨巴甘爆冷后,俱乐部老板桑杰夫-吉昂卡(Sanjeev Geonka)在球场上宣布,俱乐部将从队名中去掉“ATK”,新的队名是莫亨巴甘超级巨人队(Mohun Bagan Super Giants)。

  莫亨巴甘是印度历史最悠久的足球俱乐部之一,他们与东孟加拉队的“加尔各答德比”是亚洲历史最古老的德比大战。巴甘拥有众多的拥趸,并将自己视为“印度国家俱乐部”。1911年,巴甘击败东约克郡团,在印度独立之路上发挥了关键作用,这是印度当地球队首次击败英国殖民地代表队。

  但是在2020年,巴甘与成立于2014年并且与马德里竞技关联的加尔各答竞技合并。莫亨巴甘的球迷们对此非常愤怒,认为此举玷污了球队的传统。

  “在过去的三年里,莫亨巴甘的大部分球迷一直在反对着‘ATK’,”《Bridge》的记者拉杰迪普-萨哈(Rajdeep Saha)说道。“人们很不满,这是一场身份危机。”

  欧洲已经开始将印度视为一块巨大的市场,他们认为在这块经济蓬勃发展的土地上,球队商品销售和转播将使自己赚得盆满钵满。与此同时,印度也有着充满朝气与活力的足球文化。

  我们将通过这场印度超级联赛决赛来了解更多有关印度足球的信息。足球,这项世界第一运动,正在印度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着。

  印度超级联赛共有11支球队,这11支球队在地理上分布非常不均匀。其中五家俱乐部集中分布在足球运动盛行的南部,尤其是在果阿邦和喀拉拉邦。然后除了加尔各答的两家俱乐部,印度东北部还有三家。

  该国最大的城市孟买只有一家俱乐部镇守——孟买城,他们是掌控曼城的阿布扎比财团的成员。

  处于遥远北方的旁遮普队将于下赛季加入超级联赛。在《印度时报》记者马库斯-梅尔古豪(Marcus Mergulhao)所说的印度北部“印地语的心脏地带”(即北印度语),这项运动远没有那么流行。

  在印度,有大概五分之四的人口信奉印度教,其他大部分是,但西南部的果阿邦有着比较复杂的宗教组成。果阿邦作为旅游胜地,拥有美丽的海滩和暖人的阳光。

  这里和大多数地区不一样,不是曾经大英帝国的一部分,而是前葡萄牙殖民地,天主教盛行,尤其是可容纳18000人的法托达体育场所在的马尔加奥市。体育场周围杂乱的街道上排列着基督教的小教堂,而非寺庙或者寺。

  宗教并不是这里区别于其他地区的唯一因素。印度的第一运动是板球,但是足球是果阿邦的官方体育项目,街上挤满了身穿队服的人。

  有许多人穿着欧洲各大豪门的球衣,但最多的还是阿根廷的蓝白间条衫。梅西在世界杯上的传奇之旅征服了很多来自亚洲的球迷。阿根廷夺冠后,印度喀拉拉邦和孟加拉国都举办了盛大的庆祝活动。

  上赛季带领海德拉巴勇夺印超冠军的西班牙教头马诺洛-马尔克斯说:“印度就像20个国家挤在一个国家里,有着各种各样的人。在一些地方,足球是第一位的;但在另外一个州,几乎没人踢足球,有些州才刚刚接触足球不久。”

  果阿队在社区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他们的橙色球衣随处可见,商店里挂着Forca Goa的三角旗,这是对该社区葡萄牙血统的致敬。

  印度足球有着悠久的历史,其中我们上文提到的加尔各答德比已经有一个世纪的历史了,但由于庞大的幅员和巨大的文化差异,这个国家同时存在着不同的联赛和各种比赛。从杜兰德杯到超级杯,从印度足球甲级联赛(I-League)到IFA盾杯,人们很容易搞混这些比赛。

  现在的主流联赛是成立于2014年的印超联赛。该联赛采用了与美国职业大联盟类似的特许经营模式。印超联赛目前没有升降级制度,但官方有计划引入升降级制度。

  足球俱乐部都由该国一些最著名的商人和公司所拥有,据马库斯-梅尔古豪说,虽然他们做的都是赔钱买卖,却收获了“知名度与地位”。

  在印超早期,他们吸引了不少大牌球员,比如德尔-皮耶罗、罗伯特-卡洛斯和皮雷。这都是为了给印超造势,但随着印度足球试图靠自己的力量崛起,一些年事已高的巨星就逐渐淡出了印度。

  印超11支球队中的前六名会以附加赛的形式进行对决,最终的环节是印超决赛。

  “人们一直在争论的是……为什么要设置这些附加赛,”梅尔古豪说道。“很多印度球迷不赞成设置附加赛。”

  “但附加赛是最受关注的比赛,每个人都知道联赛的分量,赢得奖杯的俱乐部将赢得一切。”

  曾两次执教印度国家队,目前担任东孟加拉邦主帅的英国人斯蒂芬-康斯坦丁(Stephen Constantine)说:“我希望他们将赛制由附加赛制改为联赛制。”“球员们需要更多的比赛,需要更好的赛制。”

  “他们不想延长赛季是为了给IPL(印度板球超级联赛)让路,”他补充道。康斯坦丁又描述了一遍从去年3月31日到5月28日举办的利润丰厚的板球赛事。

  这是连续第四次在法托达体育场举办的决赛。先前两个赛季,印超联赛都在果阿邦举办,因为这里有数量可观的体育场、酒店和训练设施,是疫情期间实现疫情防控的最佳选择。

  梅尔古豪说:“这不仅剥夺了球迷们看球的权利,还剥夺了俱乐部的收入,使球队在引援时更加捉襟见肘。”

  但在放开后,球迷们可以自由旅行了。班加罗尔距离果阿邦有一个小时的航程,或是11个小时的车程。记者采访了许多班加罗尔俱乐部的球迷,他们会挤上公交车,亲眼见证自己的球队延续10连胜的壮举。

  还有一些人,比如记者在一家酒品商店外采访的五位年轻人,当天早上坐上了短途航班。

  斯里尼瓦斯-贾亚拉姆(中)对班加罗尔队的英国教练西蒙-格雷森(Simon Grayson)赞不绝口,后者曾效力于莱斯特城和阿斯顿维拉,执教过利兹联和桑德兰等球队。

  贾拉亚姆说:“他为我们扭转了这个赛季的不利局面。”“赛季初我们排名垫底,现在我们杀入了总决赛。”

  然而,在球场里饮酒并不被提倡,事实上,酒品、手机充电器以及雨伞等物品都被严格禁止在球场内销售。

  班加罗尔队球迷的人数超过了莫亨巴甘,部分原因是因为从果阿邦到加尔各答的距离很远——距离加尔各答足有三天的车程,除此之外球迷们只能选择昂贵的航班。但莫亨巴甘在全国范围里有着很强的影响力,记者采访到了很多来自南部喀拉拉邦的球迷。

  合并让很多莫亨巴甘的球迷对球队不满。自2020年以来,许多巴甘球迷比赛,他们不承认这支带着“ATK”字眼的球队是自己的主队,并在社交媒体上大量分享着“RemoveATK”(去掉ATK)的标签。

  在法托达体育场外,晚上7点30分开球前,现场气氛非常热烈。即使是三月份,气温也高达30℃。

  两支球队的球迷们各自聚集在体育场周边的“球迷狂欢区”,那里有音乐和娱乐设施。

  许多班加罗尔球迷穿着印有38岁的印度足球传奇人物苏尼尔-切特里(Sunil Chhetri)名字的球衣,他是目前现役球员中国家队进球排在第三多的球员,仅次于C罗和梅西。

  随着临近开球,音乐从广播系统中响起,人群变得越来越喧闹。尽管最便宜的门票只需200卢比(约合2英镑),但体育场还是只坐满了一半。

  法托达体育场是一座经过改造过的板球场,过去曾举办过国际比赛。现在这里成了专职的足球场,但球场的整体形状没法改变,这意味着看台距离球场还有很长的距离。

  由于班加罗尔的新锐前锋西瓦萨科蒂-纳拉亚南(Sivasakthi Narayanan)因伤下场,切特里替补登场。

  11分钟后,一名班加罗尔后卫在防守时不慎手球,巴甘的澳大利亚籍前锋迪米特里-佩特拉托斯(Dimitri Petratos)主罚点球命中。

  切特里在半场结束前迎来自己的时刻。班加罗尔队也获得一个点球,切特里骗过门将射门中的。

  下半场,双方放慢了节奏。但15分钟后,班加罗尔队头球破门,然后巴甘以一记争议点球扳平比分——巴甘前锋基扬-纳斯里(Kiyan Nassiri)在禁区边缘被放倒,但回放显示犯规地点在禁区外。

  欧洲球迷总是喜欢抱怨VAR,但在这场比赛中,三个点球判罚中有两个都颇具争议。好消息是,印超将在下个赛季推出一种叫做“VAR lite”的形式来应对这种情况。

  此前,班加罗尔队进入决赛的方式也充满了争议。在第一轮附加赛对阵喀拉拉爆破手的比赛中,切特里快速主罚任意球得分。卡拉拉爆破手队认为这个进球无效,他们的教练愤然率队离开球场,结果因此被判失利。

  决赛结束后,喀拉拉爆破手的许多球迷在社交媒体上对班加罗尔队的失利幸灾乐祸,表示“有因必有果”。顺便提一句,喀拉拉爆破手是印度最受欢迎的俱乐部之一,他们的主场经常爆满。

  莫亨巴甘在点球大战中4-3获胜,守门员维沙尔-凯斯(Vishal Kaith)成为了英雄。

  “上层的人请远离栏杆,”球场播音员喊道。在最后关头,球迷们纷纷离开作座位,挤到离球场最近的地方。

  胡安-费兰多是赢得印超冠军的几位西班牙教练之一,他虽然筋疲力尽,但还是兴奋异常。

  他说:“计划是洗个澡,吃点东西,然后回加尔各答。”“我们其实不知道该怎样庆祝,我只想休息休息。”

  但在体育场外的马尔吉奥路上,莫亨巴甘的球迷们因为球队名字里去掉了“ATK”,他们可是没有丝毫睡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