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十七日,当代伟大钢琴家拉杜·鲁普(Radu Lupu)因病去世,享年76岁。我有幸听过三次他的现场音乐会,一场是独奏音乐会,两场是协奏曲。在我听过现场的诸多钢琴大家里,他是最好的,没有之一。第一次听鲁普独奏音乐会时的感动与震撼,是一生中难得的聆乐体验。如今回想,那还是他的巅峰时期,无论是力量与沉静,都几乎无人可及。

  最后一次听鲁普是五年前的四月,明显身体大不如前。当时就很感叹,于是有了这篇文字,那天的现场还历历在目。

  生于1945年的拉杜·鲁普(Radu Lupu)是罗马尼亚当代最著名的钢琴家。说起罗马尼亚钢琴家,人们首先会想到英年早逝的利帕蒂(Dinu Lipatti,1917~1950)。算起来鲁普虽然晚了整整一代人,却竟然是利帕蒂的师弟,也曾经追随穆基塞斯库(Florica Musicescu)学习钢琴。鲁普成长于乔治乌和齐奥塞斯库治下的社会主义罗马尼亚,16岁就被送到苏联老大哥的莫斯科音乐学院留学,师从著名钢琴教育家涅高兹。那可是教出了20世纪前苏联两位伟大钢琴家里赫特、吉利尔斯的名师,所以鲁普也是里赫特和吉利尔斯的师弟,更是涅高兹的关门弟子之一。

  鲁普年纪轻轻就获得范克莱本、埃内斯库、里茨等钢琴比赛大奖,和各大乐团、卡拉扬等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指挥合作演出。我手头有他1977年录制的贝多芬钢琴协奏曲黑胶,已经堪称非常出色的版本。

  钢琴家里如格兰·古尔德那样反感音乐会,只喜欢录音的大家很少见,而只喜欢现场音乐会演奏,不喜欢录音的也不多,鲁普似乎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被称为,也喜欢被称为音乐会钢琴家(concert pianist)。90年代以来,他虽然一如既往每年据说演出一百多场,但是极少听说他有录音,

  我第一次听鲁普现场是2008年二月,那几年相当密集地听当代著名钢琴家的音乐会:波里尼、席夫、古德、纪辛。然而最精彩的是鲁普这场独奏音乐会,以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结束,真的是听完了令人热情久久不能平息。

  虽然是俄罗斯钢琴学派传人,鲁普却以演奏德奥音乐著称。再一次听到他的琴声,是2013年初与芝加哥交响乐团合作演奏贝多芬《第一钢琴协奏曲》。这场音乐会本应由穆蒂指挥,然而穆蒂突然生病换人,效果自然打了折扣,没有留下太深印象。也许是为了圆这个未竟之约吧,于是在四年后有了昨晚这一场两人合作的贝多芬《第五钢琴协奏曲》。

  期待越高时,结果往往越令人失望,这也是人生的常态之一。鲁普第一次与芝加哥交响乐团合作是1972年,指挥是朱里尼、曲目是贝多芬第三钢琴协奏曲。那一年鲁普27岁,今年他72岁了。岁月是把杀猪刀,谁也不能幸免。鲁普这次演出,明显不在状态,力不从心,除了第二乐章的慢板依然优美,珠满玉盘,第一乐章和第三乐章所需要的力量与速度都有所不逮。斯人老去,不复当年,他本来体格壮硕,气力悠长,这次登台与谢幕时,却是动作迟缓,仿佛大病初愈。

  目睹这一代大指挥家、大演奏家退场,真是令人无奈的感觉。何况短短两个月之间,这已经是第二次!88岁高龄的海丁克,上个月终究没能再来芝加哥指挥舒伯特的《未完成交响乐》,也许再也完不成。去年目睹他指挥完《第七交响乐》后缓缓离去的背影,也许就是最后的回忆了。

  令人欣慰的是穆蒂虽然今年也76岁了,却看上去越活越年轻,比起去年来更多了一份神采飞扬。昨晚本是为听“皇帝”协奏曲而来,没想到精彩尽在李斯特的《但丁交响乐》。尤其是第三乐章的女声合唱,与乐队水融,构成一个极其完美的赞美歌结局。这部五十多分钟的大型作品,并不广为人知,却紧扣但丁《神曲》的三重境界,结构完整、气势磅礴。

  四年前曾经听穆蒂指挥李斯特《浮士德交响乐》,也是印象深刻,昨晚听了这部姊妹篇,不仅圆满,更进一步了解穆蒂的指挥风格。听这两部交响乐,会对李斯特有一些新的感知:比如他是多么的瓦格纳,比如他的音乐怎样在恢弘戏剧之中,有一种纤细悠长的声音,渐渐升起,通向天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