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在戴高乐机场住了18年的“宇宙第一惨”去世

  ,那个在法国戴高乐机场流浪了十几年的梅赫兰·纳塞里(咱后面就叫他倒梅君)

  可能大家不一定了解倒梅君的故事,但对汉克斯大叔演得《幸福终点站》都很熟悉。

  汉克斯大叔从一个虚构的东欧郭嘉出发,刚刚抵达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祖国就发生正变,导致他护照、签证全部失效,只能被迫滞留在机场。

  虽然被困机场,但他靠着机智找到了可以糊口的工作,交了一大群朋友,还收获了一段美妙爱情。

  影片结尾,他成功入境米国,完成了自己父亲的遗愿,整个故事充满了温情和浪漫。

  但后来大家发现,他每次对外说的出生时间都不太一样——不知道是他记忆发生了错乱,还是自己也搞不清自己的年纪。

  根据那一版的描述,他爸爸是一名医生,妈妈是个全职主妇,家庭条件在当地还是比较优渥的。

  就在他沉溺在丧父的伤心中时,他妈又告诉他一个爆炸性消息——他不是他妈亲生的!

  他这个后妈出于保全家庭的目的,把这桩恶心事儿忍了下来,还把他接回家抚养长大。(可能这就是他说不出自己真实年龄的原因,因为他妈也未必知道!)

  后妈说,可以把他送到英国留学,也可以负担他的生活费,但前提就是,希望他再也不要回这个家了。

  他遭遇的第一件倒霉事,就是在他落地伊朗德黑兰的一瞬间,一群景茶冲上来抓住了他。

  因为他在英国上学时参加过抗议伊朗国王巴列维的,被伊朗特工拍到了照片!

  虽然他后妈不情不愿地把他保释出来了,但是伊朗正斧也剥夺了他的公民身份,还把他驱逐出境,并命令他永远不能回伊朗!

  一个从来没见过自己亲妈的人,被后妈强行断绝了亲子关系,还被自己出生长大的郭嘉驱逐。

  多方打听之后,他得知亲妈在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就暗暗给自己定下了找妈的目标。

  关于丢证件这里,网上流传的有好几个版本,有说是他走在街上公文包被小偷偷走的,还有说是他入境的时候莫名其妙丢失的。

  据说当时他是准备坐船去英国的,在出发前,他还联系了英国领事馆,确保他的那些证件可以去到格拉斯哥。

  在登上一搜英国属的邮轮后,他就以为一切都ok了,于是就把自己的证件塞在一个信封里,寄回了布鲁塞尔!(咱也是不太懂这个操作。)

  为了彻底解决他这个麻烦,英国这边想了个损招,那就是把他送到第三个郭嘉——法国!

  但搞不懂倒梅君的想法,可能是太想找妈了,他还是执着的把自己的目的地选在了英国!

  经过多年的反复折腾,在当初离开英国后他就没有一次能再成功踏上英国的土地。

  所以从1988年8月到2006年7月,18年来他就一直呆在巴黎的戴高乐机场的1号航站楼!

  伤心透顶的他给自己改了名,还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说一句波斯语,断绝了和伊朗的一切联系。

  以至于几年后一位律师终于在布鲁塞尔找到了他的身份证件,拿给他签字时,他大发雷霆,坚决不承认那是他的证件!

  看了一些采访和资料,这时的倒梅君在一系列打击之下,应该是已经有了一点精神问题。

  他规律作息,为了避开机场巨大的人流,每天早上5点起来洗漱、刮胡子,归置自己的东西。

  白天,他就坐在机场的椅子上读书、看报、观看旅客、自言自语。有意思的是,他还坚持读英文和法文报纸,甚至自学经济学知识。

  一开始他身上没有多少钱,都是靠机场工作人员救济,他们会给他一些免费的机场餐厅食物券。

  后来,他通过在机场打零工赚到一些钱,比如有人遇到语言问题时他会提供翻译服务。

  其实几年之后,机场的人都知道了他的故事,法国的著名师克里斯蒂安·布尔盖也关注到了他,自愿当他的长期律师。

  他坚持说,一旦他走出机场,就一定会被再次抓进监狱。他根本不相信法国发给他的居留证!

  另一方面,感觉很多年他都生活在机场这个封闭的环境,也导致他的精神问题越来越严重。

  律师说,一开始见倒梅君的时候,他还能思路清晰、逻辑严谨地讲述自己的经历。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机场是唯一能让他怡然自得的精神避难所,所以他彻底把自己寄生在了这里。

  2000年,导演Alexis Kouros制作了一部关于倒梅君的纪录片——《在戴高乐机场等待戈多》。

  2004年,他和英国作家安德鲁·唐金合作写了一本自传——《航站人》(The Terminal Man)。

  《星期日》评价这本书,说倒梅君有“令人担忧的遭遇,也感叹他的才华横溢”。

  因为倒梅君就是戴高乐机场的顶流,不光能带来巨大人流量,还能带来生意,对他们百利无一害。

  所以之后机场几次装修改造,都很贴心地保留了倒梅君睡觉的那张代表上世纪时尚风格的红色沙发。

  有一天,离他那张沙发最近的一家商铺的电话响了——那是大导演斯皮尔伯格打来的。

  2006年时,可能是因为长期见不到阳光,生活在封闭环境,倒梅君生了一场大病。

  但可能自己也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时日无多,今年9月,77岁的他,又再次搬回戴高乐机场,在里面住了好几周。

  就在11月12日,倒梅君在航站楼突发心脏病,虽然机场工作人员马上对他进行抢救,还是没能把他救活。

  因为他故事改编的电影温暖了很多人,可他自己直到生命的结束,都没有再踏上英国国土,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妈。

  他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在英国名校接受过很好的教育,本应该过上中产生活的。

  既没有像电影里那样邂逅美丽的空姐,人生也没有回到正轨。颇有点哲学的意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